# #
站内检索: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 
青海文化艺术网
  现在的位置: 青海文化艺术网文学诗歌文学诗歌  
怀念外婆
来源: 中国乡趣网
发布时间: 2014-05-19 14:44:43
编辑: 孔令磊

  怀念外婆

  有时候人的思绪一旦打开,那么一些情感就会涌上心头,致使让自己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我就是这样的人。

  今夜,我又开始怀念,怀念我的村庄,我的伙伴。而就在我怀念村庄的时刻,我突然记起了我的外婆。虽然外婆离开我们有16年了,但是,外婆的笑容仿佛还在我的眼前,外婆的声音好像在我的耳边轻轻所说着关于喂鸡和喂猪的乡事。

  1998年,我到省体校训练,那是我第二次离开家乡,来到城市训练。这一走,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我的外婆。1998年9月份,我到省体校报名,然后就开始了大运动量的训练。其实,在我走的时候,我是知道外婆生病的消息,但是因为走的急就没有去看外婆。

  我在省体校训练时间不长时,大概在11月份的时候,外婆去世了。没有人通知我,那时候没有电话,也没有QQ,要是通知我,非得让父亲来省城找我。但是,父母担心我的训练,再加上我刚到体校,所以就没有通知我。我理解父母的心情,他们是让我在体校好好训练,然后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。但是,在这一点上,我觉得父母有点偏激,人走了,我都没有送一程,何况我在比赛中拿冠军又有何用?但我想,父母是有父母的打算。

  知道外婆去世,是我在体校里训练了三个月后回到家,一进门,母亲便告诉我,外婆走了。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我看到母亲满眼已是湿湿的,我没说什么,只是转身走出了家门,来到门前的场院里,一圈一圈地走,直到累了,我才回家。

  为什么一提起外婆,我满眼的泪水,那是因为我爱外婆爱的太深。从很小很小的时候,母亲就把我寄托在外婆家,我的童年就是在外婆家度过的。虽然这些年过去了,但是,一些小事情还是深深地烙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
  以前的生活物质条件没有现在这么好,那时候的一颗糖都要和表弟们抢着吃。水果、瓜子、饮料等之类的东西更加是见不着。在我的印象里,在外婆家见到的最多的就是冰糖和水果罐头,常见但是不常吃。因为外婆是老人,在村庄里名望很高,来看望的人很多,再加上一些亲戚拿来的,所以这些东西常常是我们眼红的第一件事。

  但是,当客人走后,外婆就把这些东西悄悄地锁起来。我记得外婆当时锁这些东西的一个前桌不是很大,但是很破旧了。上面一个大抽屉,下面开门的一个柜子,里面放着外婆的“贵重东西”。

  每当外婆打开前桌上面的抽屉时,我就趴在桌子上左看右看,渴望外婆能给我一些冰糖吃。但是,只要外婆打开抽屉,都会给我们一些糖吃的。在我的印象里,外婆给我给的总是比两个表弟的多些。我还记得外婆给我给冰糖时的眼神,以及在给我们每人发完时,外婆还悄悄地把一块冰糖塞进我的裤兜里。外婆挤着眼睛,而我转身跑了。

  在我大一些的时候,母亲经常把外婆请到我们家里来。那时候,农村的活很多,一方面是帮母亲操持一些家务,一方面是在家里照顾我和弟弟的上学。在我上初中时,外婆还很健康,走路、干活都很干练。家里的喂猪、喂鸡、喂狗,以及做饭大部分都是外婆一个人干的。

  那时候,我总觉得只要外婆来我们家,我就是幸福的孩子。因为不用干像喂猪之类的活,这些活一般都由外婆来做。现在,我真的很感谢,我的外婆在我童年的时候给予我的帮助和鼓励。

  想念外婆,还得提提我上学的往事。青海的冬天早上天亮的迟,在我上初一的一段时间里,因为家里的老式钟坏了,早上根本不知道是几点了。因为那时候我上学的学校很远,要步行一个小时,每天早上总是早早起来,天不亮就要出发。但是,天没亮就不知道是几点了,这时候,外婆给我的时间我估计是世上最准确的时间。

  每天上学,早上的起炕是外婆叫的,衣服是外婆帮我在炕上捂热的,因为家乡的冬天房屋里很冷,早上放在炕沿边的衣服冷的让人无法穿,所以,只能在热炕上捂一下才能穿。那时候,农村没有多余的炕,我、弟弟和外婆一个炕,父母是一个炕。我刚开始不知道外婆是怎么看时间的,她只是起来穿上衣服到外面上一趟厕所,回来就叫我起炕。我说几点了啊,外婆说,七星快落下去了,六点了,起来上学去吧!真的,按照外婆每天的叫唤起炕,那么就不会迟到。

  现在,我在写这些故事时,仿佛外婆还在我的身边。我在炕上的最里面,然后是弟弟,再是外婆。还有我的衣服、弟弟的衣服和外婆的衣服横七竖八地放在炕的角落里。想想这些,我的眼里经常含满泪水,为什么外婆不能多活几年,要是现在还活着,我想她该是最享福的老人。吃冰糖不在那么一小块一小块吃,吃蔬菜,随时都可以买到,吃水果,什么样的水果都能买到……

  外婆一生勤勤恳恳、任劳任怨,虽然我外公在我母亲刚六岁时就去世了,但是外婆一个人把三个孩子拉扯大,并都有了自己的家。我很赞赏外婆的为人,以及外婆一生的伟大。我要给外婆最好的祝福,也把最美的赞词送给外婆。外婆你听到了吗?

  外婆一生都行走在村庄,我家乡的每一条路都有外婆足迹。一个女人,在那个年代,独自带着三个孩子,一起走过最困难的时刻。我说,这样的女人是伟大的,也是我所尊敬的。

  很想,让外婆在城市的道路上走走,但是这样的愿望已经永远都实现不了了。我估计,城市的这种嘈杂的声音外婆也适应不了,而家乡的小路和田地也许是外婆最喜欢的地方。

  外婆那时候一直对我说,“我外孙是个读书勤快的孩子,今后一定会给我们争气。”我不知道外婆是从哪一点看到我的勤快的,也许只是当初的一种鼓励。而现在,我经过努力,终于在城市里站住脚了,我想,我该感谢外婆,感谢外婆的鼓励和祝福。

  十六年过去了,我由一个孩子变成了一个真正的青年,在自己的人生路上前进着。而我的外婆,也在地下静静地睡了这么多年,我想,外婆是安静的,也是高兴的。

  一种思绪,让我想念过去;一种文字,让我记住人生。过去和人生都是最美的回忆,在这静静的夜里,坐在桌前,写着自己心中的故事,是一件很美很美的事情,虽然一些故事有些悲凉,但是,回忆一番还是那么美丽;也虽然,一些故事有些苦涩,但是,回忆里也有快乐的美妙……

  怀念外婆,不仅仅是怀念村庄和外婆,其实,怀念的还有我的童年,以及在童年里走过的那些路和干过的那些事。把这些加进来,我想我的眼里的泪水会少一些,这样对外婆的思念会更深些。

  外婆,夜深了,你好好安息,明年的今晚我再为你抒写,和你聊天。(作者:刘志强)

  刘志强:男,汉族,1983年7月出生于青海互助,编辑记者、作家,至今发表作品数百篇。散文作品发表在《文学报》、《读者》、《中国周刊》、《青海省广播电视报》、《西宁晚报》、《彩虹》杂志等刊物;通讯《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:房子的故事》、《在青海实现创业的梦想》获青海新闻奖二等奖,《美丽的格桑花,你还会绽放吗》获青海新闻奖三等奖;2011年,散文《亲近北山》获得由中国大众文学学会和散文选刊杂志社联合主办的“美文天下・首届全国旅游散文大赛”最佳山水散文奖;2012年,散文《母亲的村庄我的村庄》获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一等奖;散文《与村庄的一次离别》获全国散文诗歌大赛一等奖。现供职于青海新闻网。

相关新闻↓
    [ 返回首页 ] [ 打印 ] [ 进入青新论坛 ] [ 关闭窗口 ]
   
友情链接
编委会成员

关于我们   |   联系我们
主办单位:中共青海省委宣传部  承办单位:青海省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  青海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未经青海省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